首页 > 乡镇新闻 > 杨梅 >

朱土林举报化州市杨梅镇朱瑞超陈东升遭威胁追杀


2017-02-10 来 源:摘自网络 点击: 移动版


 朱土林举报化州市杨梅镇朱瑞超 陈东升遭威胁追杀

○朱土林兄弟反复研究照片,发现在场者不少是杨梅本地的闲杂人员。经仔细查证,一部分人员还在此前后犯案,且被公安部门通缉。比如一名叫陈X豪的杨梅人,曾于当年底涉嫌抢劫,之后刑拘在逃。

  ○陈东升的身份还很特别,曾以3个不同的名字拥有3份不同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这也意味着,陈东升极有可能同时拥有3张不同的身份证。

  ○杨梅镇党委书记李务辉认为:“当时我还没有调过来,具体情况不了解。不过,公安部门有过调查结论,陈东升没事。”李务辉进而解释:“很多在逃人员都是公安系统内部的消息,我们并不知情。”

  久违的雷阵雨给粤西化州带来习习凉风,5月21日的夜晚清爽宜人。

  但46岁的朱土林无心享受这好天气,一有风吹草动反而让他胆战心惊。自从3年前,整个家族卷入那桩凶险的土地纠纷之后,乡村恶势力梦魇般纠缠着他,让他和整个家族备受折磨。

  朱土培、朱华文、朱土林、朱金成四兄弟,均系化州市杨梅镇滨江村下朱村小组村民。3年来,他们并未向恶势力妥协,而是积极展开调查。而一再发掘的真相不断让他们震惊:参与纠纷者,竟有多名恶势力人员。其中有个叫陈东升的人,拥有3份不同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

  强拆牵出恶势力

  与朱瑞超发生的那起土地纠纷,朱土林兄弟至今想来,觉得“大有来头,异常凶险”。

  2008年8月底,朱瑞超曾托人找到朱土培,说要盖房,可否借地辟条临时道路,用于运送材料。两家既是邻居,也是同宗,从辈份上论朱土培还是朱瑞超的阿叔。朱土林说:“当时我们同意了。但他们修路毁了我家祖屋屋角,我们就没有答应。”

  朱土林向南方日报记者出示年份分别为1953、1962、1991年的3份房产证复印件,上载四至范围显示,担水路被包括在内。朱土林还出具一份化州市人民政府于2009年9月9日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支持了其房产范围。

  不过,杨梅镇政府并不认同这个说法,而是解释为:“朱汉兴、朱瑞超父子为了方便群众出入,牵头并捐资把村中担水路扩建成水泥路,此举得到了村中大部分群众支持,但因土地权属问题与朱土培兄弟发生纠纷。”经南方日报记者核实,滨江村委会曾作出过类似书面说明,但是并未召开村民会议。其中有何隐情?南方日报记者数次打通村主任黄康生的手机,但一报上身份,即被其挂断。

  朱土林的强硬没有让事态停止,镇、村干部反而多次上门,要求扩建担水路。感觉危机来临的朱土林兄弟便于2008年9月中旬在担水路上抢建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新房。

  同年9月17日,杨梅镇国土所对朱土林兄弟发出《责令停止土地违法行为通知书》。而同一天,一起插曲还让朱土林兄弟内心恐慌。杨梅当地名人陈东升曾找到他们说:“不管你们同不同意,我都要开工修路了。”

  朱土林兄弟早就听闻陈东升的大名,据传陈东升在本地可呼风唤雨,吃得开红白两道。杨梅镇政府则向南方日报记者证实,“陈东升是此次下朱村聘请修路的负责人”。

  第二天,担心一晚的朱土林兄弟发现,动手的人果然来了。上午11时许,数十名镇干部和一些陌生人到场。有村民向南方日报记者反映:一辆大钩机出现在村口,但因道路太窄无法通行,当日强拆并未成功。

  9月19日,镇干部再次出动,不过奇怪的是,同时出现的还有100多名身份不明的年轻人。一位黄姓村民告诉南方日报记者,曾亲眼目睹村口鱼塘边的猪棚里藏有一堆管制刀具。很快,另一台小钩机出动,迅速推倒违建,并清除朱土林家的竹树林。

  朱土林兄弟阻止不住,但他们留了心眼,拍下一些现场照片。朱土林兄弟反复研究照片,发现在场者不少是杨梅本地的闲杂人员。经仔细查证,一部分人员还在此前后犯案,且被公安部门通缉。比如一名叫陈×豪的杨梅人,曾于当年底涉嫌抢劫,之后刑拘在逃。“我们搞违建不对,但镇里搞强拆,为什么出现那么多闲杂人员?”朱土林质疑。

  “菠萝东”有三张身份证?

  他们继续调查,真相却大大超出他们的想象。

  承包担水路工程、向朱土林兄弟发出最后通牒的陈东升,原来竟是化州的牛人。

  陈东升,绰号“菠萝东”,不少年青仔则尊称其为“东哥”。多年前,陈就与当地的头面人物交情不浅。

  陈东升的身份还很特别,曾以3个不同的名字拥有3份不同的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这也意味着,陈东升极有可能同时拥有3张不同的身份证。

  在一个户籍地派出所显示为化州河东派出所的信息表上,其姓名为“陈东升”,曾用名一栏为空白;在另一个户籍地派出所显示为化州河西派出所的信息表上,其姓名为“陈浩森”,曾用名“陈劲杉”;而2009年4月广东公安系统的一封公函则提到,“陈浩森,别名陈东升,化州市杨梅镇人”。

  3份信息表尽管不同,但照片清楚地显示为同一个人,就是陈东升。据多名村民向南方日报记者确认,陈东升是杨梅镇杨梅村边塘村民小组村民,一直呆在本村。

  陈东升的3份信息表除了户籍登记地址不同外,身份证编码也不一致。南方日报记者查询《居民身份证法》,发现第一章第3条规定:“公民身份号码是每个公民唯一的、终身不变的身份代码,由公安机关按照公民身份号码国家标准编制。”

  不仅如此,茂名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出具的一份“在逃人员登记/撤销表”显示,2006年2月5日,该支队在搜捕茂名一卷烟制假窝点时,涉案的陈东升逃跑。2006年4月9日,茂名市公安局签发逮捕证。而陈东升在逃期间,竟然又以“杨梅村淡水养殖党小组组长”的身份公然现身,且于2008年7月被评为“优秀农村党小组长”。

  更奇怪的是,陈东升在逃3年多的时间内,还频频高调亮相于茂名当地媒体。直至2009年3月4日,陈才在群众举报下投案自首。显然,参与担水路纠纷时,陈东升仍是在逃人员。

  举报遭威胁追杀

  3年来,朱土林兄弟不断向有关部门揭露陈东升等人的黑恶行为,但均没什么反应。南方日报记者深入调查后发现:对于在逃人员为何被评优秀农村党小组长一事,时过境迁,有关部门对此一概回避。

  杨梅镇党委书记李务辉认为:“当时我还没有调过来,具体情况不了解。不过,公安部门有过调查结论,陈东升没事。”李务辉进而解释:“很多在逃人员都是公安系统内部的消息,我们并不知情。”

  奇怪的是,就在朱土林兄弟全力举报的同时,他们所遭的威胁和打击却在变本加厉。

  今年正月初八,即2月10日,更大型的恐怖袭击降临这个家族。据旁观村民称,行凶者打完朱土林之后,又冲到朱华文家。当时只有朱华文的5个小孩在家,4个小孩在二楼,吓得不敢作声。朱华文16岁的女儿朱晓波正在一楼煮饭,来人将她赶往厕所后,乱打乱砸,连饭菜也泼撒一地。当晚,朱晓波连做恶梦,尖叫着醒来数次。

  有家难回,整个家族目前全部住在朱土培家。南方日报记者5月10日来到打砸现场,发现这里一片狼藉:电焊门轴被打断,铁皮大门被削尖的铁管捅出几个大洞,窗户玻璃被砸烂,家具无一幸免,饮水机拦腰打断,不锈钢消毒碗柜严重扭曲。

  朱土林兄弟向南方日报记者反映,每次遭受暴力后,他们都报了警,“镇政府、派出所,事后派人来,做过笔录,不过都没有下文”。南方日报记者就此采访杨梅镇派出所,但遭拒绝。

我是博客带头大哥

带领你们

走向博客新生活

他们有钱

我们有博

他们炒股票

我们炒博客

他们患得患失

我们越来越快乐

 

我是博客带头大哥

我太有这个资格

有谁写了那么多博客文章

有谁为博客付出这么多

没有博客

我是白痴

有了博客

我是天才

有恩就有情

我感激我的博客

 

我是博客带头大哥

带头坚持我的博客

写不出来怎么办

那就先好好生活

博客就是生活

生活就是博客

坚持博客

就是坚持一种蓬勃

坚持博客

就是坚持一种幸福

坚持一种幸福的生活

 

我是博客带头大哥

带领你们

走向大自然去

追求真爱去

带领你们享受阳光

空气

带领你们享受

那天上的月亮

这秋天凉爽的夜风

就是我拜托送去的

 

我是博客带头大哥

我永远要霸占这个宝座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0668fa.com/view-49364-1.html

相关文章


忧郁河上的桥 杂谈


(C)化州橘城新闻网公司 (版权所有)  |  化州橘城网官方微博: 粤生活-粤快乐  |  发布广告  |  移动版 |  TAGS
粤ICP备09132423477859     经营许可证编号: A2.B1.B2-2230432090001     文网文[200348]0342353号
举报邮箱: NRRG001@163.COM **广告、链接、目录联系:QQ1260995099 非诚勿扰**